浙大网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凯发官网注册

我和我的网新

     文/曾里

 

     人过中年,回忆来袭总是猝不及防。和闺蜜闲聊,话题转到网新科技即将20周年——2020无论如何终将过去,2021势不可挡地逼近,就在门外。

     掐指一算,网新和我交集10年有余。个人职场生涯中最长篇章,在最爱的城市里,和至今不时牵挂的人们。

     雨夜,雨的都市,滴嗒滴答嘀嘀嗒嗒,一张张脸、一个个场景翻腾显现,温暖从暖气片和水杯里升起,弥漫,延绵不断……

     遥想当年,遥望网新,不见其“人”但闻其“声”,对传说中儒雅帅气的创始人和高管团队印象颇深。从小在高校长大的我,难免亲近好感,一路跟随,竟也不负想象。

     第一天到科技,还在世贸时代,碰到同来报到的格桑,裹挟着爽朗的快人快语,人如其名般独特,让人过目不忘。

     碰巧和我同乡的格桑,从子公司到科技,和我同一天调动,到同一个部门,很多项目从头到尾执行下来,漫无头绪时的尝试、压力巨大时的坚持、从无到有的建设以及丰收的喜悦,种种配合、陪伴、默契和理解,连眼神交换都嫌多余,有幸得来知音并肩,不亦快哉?总裁办有谢巍总率领,从李榛、孙伟、文波、于昕、大姐、佳佳、小谢、关关、井玉、小胡,还有陆续加入的钱铭、莹莹和兰妮等新生代精锐,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从世贸到三墩,从杭州到北京、上海以及其它城市,从容面对政府、中外客户、数十子公司、十数万平方园区方寸不乱。

     提起园区,最忆是三墩。和谢巍、孙伟的三人组,每天开着白色gl8从黄龙来回,灰头土脸、饱吸工棚会议室一手/二手烟,饱餐工地盒饭,眼见白鹭少了,野兔、野鸭少了,小溪和野地上长出钢筋混凝土森林;并网自备发电机房有了(全市第一家!),食堂有了,便利店有了,公交和班车有了,甚至连咖啡馆都有了——从星巴克、雕刻时光、85度开始,一路被多少家知名不知名店家拒绝!好在四万余平方内,系统集成、软件外包、互联网和金融浪潮渐次卷来,教授专家、骨灰级冲浪者、码农直男、白骨精、学生党们频繁出没,趁阳光和青春三三两两四处漫步的闲适人群……今年疫情中格桑曾发照片过来,昨天碰巧看到洁萍的朋友圈,晒出当年被我们百般挑剔的悬铃木小苗,如今盛夏浓荫蔽日,晚秋金黄醉人;而蓬勃茂盛的迷迭香在水边摇曳,薄荷更成为周末茶水间mojito的灵魂,在周杰伦新歌推出好几年前就大受好评。

     说到茶水间,空气中瞬间弥漫开各家菜肴风味,还有自家烘焙面包酸酸的发酵味,以及节假日后各地小吃荟萃,差旅归来的手信,既屡屡打断减肥誓言和计划,也轻易让同仁和观点碰撞激荡。

     能让观点撒开了激烈碰撞的另一个场景,则是加班现场,除静下心来回长长邮件,兼顾客户时差以外,和隔壁部门展开长长的讨论也刚好合适。由此和克菲、谢飞、颖艳、卢捷、洁萍、金涛们聊正事或闲篇,让我的人生偶遇了教杭州官话的土著“假”老师、惟妙惟肖的另一个我、面食大胃王,以及追随我到各地的网新年历手帐,至今历历在目。

     最历历在目栩栩如生的,是兼具守口如瓶和妙语连珠的克菲,多奇思妙想,常一针见血,手下从来不缺加班熬夜高手,尤其季报、年报时节,比如骨瘦如柴、专业精进的泽南,可抓紧时机就地卧倒补睡,还可以就满清十大酷刑及最新黑科技口若悬河侃侃而谈,满获我儿子崇敬和羡慕。克菲则剩在饭量不大能量不小,尤其数十年如一日轻盈曼妙,善手舞足蹈,始终坚守在年底门厅排练和新年舞台上,难怪毛老称其为妖精,不老的妖精。

     能被毛德操毛老法眼定判者,绝非等闲之辈,盖因毛老不仅能卷起裤脚上山下乡,还能自学成才留洋深造;合唱时胜任定海神针,玩“杀人”则逻辑缜密执法如山;既能往来鸿儒高谈阔论,又和农夫贩卒常年交往心意相通;提笔能文理兼工、著作等身,带队则成就业界翘楚,桃李天下,就连操作系统兼容领域,也能留下网新研究院轻盈的脚印……

     灵魂有趣的业界翘楚们,加之各路神仙高手汇集,前浪后浪传承有序,难怪网新能不断与时俱进,屹立风口浪尖。

     闪回的镜头仍延绵不断,崭新的画面又接踵而至。

     雨过天晴,漫天彩霞,即将二十岁的网新,未来期许不可限量。

 

11111.jpg 22222.jpg

左图摄于2010年9月,浙大网新软件园刚刚落成。

右图摄于2020年11月,当年的小树苗已经长大,枝繁叶茂,晚秋时节金黄酒红,色彩缤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