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数西算” | 浙大网新的西南局-凯发官网注册

新闻中心
news
“东数西算” | 浙大网新的西南局
日期:2022年05月16日

以下专访来源于《浙商》杂志2022年4月下期(总第378期),记者陈晓。


     作为八大算力枢纽节点之一,成渝自然是“东数西算”工程布局的重点地区。而浙江idc(互联网数据中心)头部企业浙大网新早在2017年就落子成都,建造网新积微云-西南云数据中心,这亦是当地政府全力打造的中国西南创新产业高地――云计算智慧产业基地。

     相关专家指出,“东数西算”将使龙头idc优势放大。“双碳”政策下,pue(电源使用效率)管控趋严,一线城市能耗指标愈加珍贵。在一线城市具备较强基础、与云服务厂商合作密切的idc公司具有显著的先发优势,龙头厂商有望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

      浙大网新看到了机遇,也提前做了布局。“国家还没开始这项重大工程之前,我们2017年就已经布局西南市场了。那边产业升级需求强烈,大数据云计算发展空间巨大,公司以成都为中心可以服务整个西南市场。” 网新积微云总经理、华通云数据总裁石磊告诉《浙商》记者,随着 “东数西算”的正式启动,将加快推动浙大网新在西南地区的业务拓展。


打造idc西南“桥头堡”

    春光四月,与中国(四川)自贸区成都青白江铁路港片区毗邻的智慧产业城攀成钢园区内,浙大网新西南云数据中心一期工程已经竣工,这意味着将有1450个标准机柜对外运营。如同万物生长的春天一样,这是一片生机勃勃的热土。

     “在西部建设数据中心,不但能降低成本,还能节能减排。” 石磊指出,idc是高耗电场所,我国西部地区气候相对适宜,能源丰富价廉,能够满足数据中心绿色高质量发展需求。尤其在“双碳”背景下,idc能耗指标(pue)要求进一步收紧,数值越接近1,表明该数据中心的能效水平越高。“网新西南云数据中心建设等级高,采用水冷冷水机组 自然冷却的供冷方式,在达产情况下年均pue值低于1.3。”石磊补充道。

     据了解,以软件开发和it服务为主业的浙大网新于2017年斥资收购华通云数据,进军idc和云计算领域。华通云数据以idc托管、互联网资源加速和云计算服务为主业,是中国颇具影响力的第三方数据中心服务商之一,与阿里云有着紧密的战略合作;同时也是杭州市政府数据中心托管服务提供商、浙江省金融行业idc托管中心和灾备中心。浙大网新副总裁、董事会秘书许克菲向记者透露,华通云数据近年来年均营收5亿多元,占到浙大网新总营收额的14%左右。

     浙大网新在成都建设西南云数据中心,总规划10万平米,可容纳10000台标准机柜,16万台服务器,用于开展云计算和idc基础设施托管及其相关服务。许克菲进一步表示, 随着西南云数据中心一期工程落地成都,浙大网新将利用自身多年在数据机房的建设运维经验,并集聚成都的土地、区位及水电资源优势,积极推进公司由区域性数据中心服务商(idc)向全国性数据中心服务商发展。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浙大网新已在全国投入使用6大数据中心,主要分布在长三角地区的杭州和上海,而网新积微云-西南云数据中心的设立,将与浙大网新全国各地的业务相互协同,促进其在西部地区的业务拓展。


建设东西部数据“高速公路”

     “东数西算”囊括了东西部的八大算力枢纽节点十大数据中心集群,构成了我国未来关键数字基础设施的概貌,但是作为一项国家战略工程,“东数西算” 将为企业带去哪些影响?有哪些利好?

     “就像水利之于农业时代,电力之于工业时代,算力就是数字经济时代的核心生产力。” 许克菲表示,“东数西算”是国家的前瞻性战略动作,‘数’指数据,‘算’指算力,即对数据的处理能力。未来,算力不仅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核心竞争力,更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核心竞争力。

     从空间分布来看,目前我国数据中心大多分布在东部,在土地等资源紧张的形势下,在东部大规模发展数据中心较为困难。许克菲指出,“在数据中心的运营成本中电力成本占比近60%,而西部能源资源充裕价廉,节约大量的电力成本是企业最直接的利好。此外,去年7月工信部印发文件规定,到2023年底,新建大型及以上数据中心pue要降低到1.3以下,这意味着今后在东部拿到数据中心建设指标更加困难,随着‘东数西算’的推进,未来东部还会有更多idc企业及上下游链企业前往西部发展。”

     多位大数据领域专家都表达了同一观点:“东数西算”是把东部产生的海量数据,通过全国一体化的算力网络输送到西部,解决东西部对数据处理需求和供给的不平衡问题。如何将这些海量数据安全快速地从东部传到西部,亦是“东数西算”工程能否成功落地实施的一大关键点。

     “这就需要在东西部之间建造数条‘高速公路’,即建设高速数据传输网络以此减少算力枢纽节点之间的数据绕转时延。” 石磊进一步解释,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需要把网络技术、能源改革结合在一起,把东部的业务分流到西部合理的区域,从而逐渐把我国算力结构调整到东西部计算与存储有机结合,需要通过未来3~5年甚至10年的规划分步实施及迭代优化,在此期间还将带动做光纤网络传输的光模块相关企业。对于这些走在时代前端的企业来说,还需在降低使用成本、保障绿电供应、能耗指标等方面得到适当的政策支持。

     当然,在东数西算工程中,不是所有的数据都要“西算”,真正需要“西算”的是后台加工、离线分析、存储备份等对时延要求相对宽松的领域;而工业互联网、金融证券、灾害预警、远程医疗、视频通信、人工智能推理等对时延要求严苛的领域,则放在东部算力枢纽节点。

     石磊说:“‘东数西算’背景下,大量从事数据存储、离线数据分析等高时延业务的数字经济企业均可通过购买西部地区数据中心云服务,实现异地计算存储资源调度,有效降低运营成本,并增加额外盈利。同时,由数据中心吸引而来的上下游算力产业链,把产业链的重要产值落在西部,对于西部地区经济转型升级也有重要意义。”


     在他看来,“东数西算” 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而集自贸区、国内国际“双循环”门户枢纽等多个重量级头衔于一身的成都青白江区极有可能成为“东数西算”工程下一批数据中心集群之一。乘风而上,当年作为浙江省援川的重点信息化项目,浙大网新西南云数据中心恰逢其时。